2013年河北省公务员招录是去年2,看哭老师

图片 4

  本报讯(记者 赵晓华 实习生
史潇曼)2013年我省公务员[微博]考试录用公告已于3月3日发布,这意味着2013河北省公务员考录工作正式拉开帷幕。今年我省公务员考试定在4月13日,网上报名时间从今日起到3月13日。

  [对话魏华伟]

图片 1
荒废的“国营七矿”

  2013年我省公务员省、市、县、乡联合招录公务员8965名,2734个职位。其中:省直机关及所属系统4423名,设区市直机关1452名,县直机关1768名,乡镇机关1322名。和往年相比,我省公务员今年招录人数达到顶峰,和去年相比增长了150%。2012年招录3579名公务员。

  “这里是最锻炼自己的地方”

图片 2
李桂珍一家和朋友回“七矿”聚会,小卖铺对面曾是电影棚和广播室,现在已经夷为平地。

  今年我省公务员招录有177个职位明确要求考生要具有2年以上基层工作经验,所招录人数为234人。面对今年河北省公务员的扩招,专家建议考生更应在报名前用心研读职位表,选择出最适合自己的职位。

  郑州晚报:来文楼村当村官半个月了,现在感觉如何?

图片 3
原“七矿”职工宿舍

  记者发现,2013年我省公务员招录职位中,招录研究生的职位数为78个,所需人数为155人;招录本科生的职位数为1760个,所需人数为4911人;招录专科生的职位数为875个,所需人数为3877人;招录高中生的职位数为21个,所需人数为22人。

  魏华伟:我觉得很自然、很平常。

图片 4
“七矿”退休人员安置点

  从以上数据中不难看出,今年我省公务员招录中需要本科及专科的职位占据绝对优势,共占了本次招录人数的96%。

  郑州晚报:我有几个同学毕业后也到老家当了村官。可他们毕竟是本科毕业。你是清华大学硕士,来到文楼村,是不是前后生活的落差很大?

  入夏后的一个晚上,48岁的李桂珍像往常一样骑着电动车下班回家,屋里的桌子上多了个从外地寄来的快递包裹,里面有本浅黄色封面的册子。

  记者了解到,本次招录中共有597个职位不限专业,这些职位所招录的人数为2220人,占总招录人数的24.8%。而对热门专业进行分析后,记者发现其中法学、计算机信息、经济金融、统计、语言、数学、财会等7大类专业招录人数最多,可以说是今年招录的热门专业。

  魏华伟:目前应该是吧。硕士毕业时我们班30多个同学,只有我自己选择了当村官。其实清华大学也和其他大学一样,我没有什么特别的。在我毕业的时候,学校有着很浓厚的氛围,鼓励大家到基层去。

  寄件人是在云南大学[微博]读书的女儿,包裹里是她刚刚完成的硕士毕业论文——《母亲的故事:一个下岗女工的社会互动和自我建构》。

  相关新闻

  郑州晚报:当时应该还有别的选择吧?

  “哎呀,这孩子写我干吗?”看到封面上的标题,李桂珍在心里嘀咕了一下,但又好奇女儿到底怎么看自己。她饭也不吃了,坐在沙发上开始翻看,文章很长,里面还有许多“深奥枯燥”的词,但看着看着,泪水开始漫上来。

  我省将选拔713名选调生 今起报名

  魏华伟:嗯,可以留在北京。但也可以到最需要自己的地方去。我选择了后者。

  李桂珍在云南省西部一个城市的中学里担任宿舍管理员。这个总是窝在角落里拖地、洗校服、刷球鞋的中年女人,曾是当地一家大型军工厂里的播音员,就连附近乡镇的村民都听过她的声音。

  本报讯(记者 赵晓华 实习生
史潇曼)记者昨日获悉,2013年全省计划选拔713名选调生。其中,从全国普通高校应届大学毕业生中选调488名(石家庄市48名,承德市45名,张家口市70名,秦皇岛市20名,唐山市30名,廊坊市20名,保定市112名,沧州市60名,衡水市42名,邢台市30名,邯郸市11名);从河北省有服务基层项目工作经历人员中选调225名(石家庄市16名,承德市25名,张家口市30名,秦皇岛市10名,唐山市15名,廊坊市10名,保定市50名,沧州市30名,衡水市18名,邢台市10名,邯郸市11名)。

  郑州晚报:这种选择是突然的吗?

  即使在那个生命中最“辉煌”的阶段,厂志里关于李桂珍的介绍也只有短短12个字:“有播音员1人,每天播音3次”,名字都没有提起。如今,她只是社会底层一个不起眼的下岗女工,但25岁的女儿花了两年多时间,用4万多字,把她写在自己的毕业论文里。

  2013年我省选调生报名时间为:3月5日9:00至3月13日17:00,网上缴费截止时间为3月14日17:00。

  魏华伟:不是。上学的时候我就是班里的党支部书记,平时看书啥的都接触过新农村建设的知识,有意往这方面发展。而且我受老师的影响比较大,老师对我说:“人的选择要是为了钱,当钱不是问题的时候,他会后悔一辈子”。

  母亲是一个柔弱的个体,大千世界中一颗毫不起眼的微粒

  全国普通高校应届大学毕业生报考选调生的条件:中共党员(含预备党员),在大学或研究生学习期间担任班级以上学生干部连续满一年,有较强的语言和文字表达能力,具有一定的组织协调能力。非中共党员或未担任过学生干部的研究生也可以参加选调;本科生年龄一般在25周岁以下(1987年3月5日以后出生),硕士研究生年龄一般在28周岁以下(1984年3月5日以后出生),博士研究生年龄一般在30周岁以下(1982年3月5日以后出生)。

  郑州晚报:什么原因让你最终选择了文楼村?

  沿着坑坑洼洼的砂石路,车开进一个人烟稀少的山沟,最后停在一块三角形的空地上。

  符合条件人员通过河北省人事考试(

  魏华伟:可能跟我的性格也有关。我是比较听话的人,老师的话我听。另外一旦我决定了的事儿,干啥就是啥,绝不会再犹豫。既然我来到这里,这肯定就是我人生的一种缘分。

  李桂珍下了车,看上去兴致不错。她指着前方说:“这就是我们工会,那个是舞厅,那个是电影棚,我的广播室就在电影棚上面。”

  郑州晚报:当初家里人没提出反对意见吗?你女朋友呢?

  顺着她手指的方向看过去,只有一片烂泥地和荒芜的杂草。远处是几排低矮而整齐的红色砖房,窗户玻璃支棱着凌厉的尖角,里面黑洞洞的,早已无人居住。可李桂珍和同行的几个人对着这片废墟,聊得很起劲。

  魏华伟:父母还是比较支持我的,没怎么反对。我只有一个哥哥,在郑州工作,他也理解我的选择。女朋友?还没有。上学时觉得工作确定了再说,一切顺其自然。

  这一幕让站在旁边的女儿蒋易澄感到好奇。当时,这个云南大学传播学专业的研究生正在准备自己的硕士毕业论文,她要研究“三线工厂”职工的集体记忆。此次回老家参加父辈们的聚会,是田野调查的一部分。

  郑州晚报:来这里工作,还适应吗?

  蒋易澄是标准的“三线子弟”,她的父母、祖父母、外祖父母、姨妈舅舅都属于一个代号叫“国营七矿”的铀矿冶炼工厂。1970年代,他们响应支援三线建设的号召,从全国各地来到这个距离昆明500多公里的小山沟,把这里逐渐建设成一个拥有粮店、百货店、学校,甚至舞厅和灯光球场的山中“小社会”。

  魏华伟:我本身就是农村人,在外地求学这么多年也常回家看看,这里的环境对我来说并不陌生。

  李桂珍和蒋易澄脚下的这块三角地,曾是整个矿区的中心。“七矿”最辉煌的时候,接近2000人在此工作、生活。1990年代末,国有企业改革,“七矿”宣布破产,李桂珍买断工龄下岗,职工接连离开矿山自谋生路。如今,整座工厂只剩下5位老人看守。

  郑州晚报:现在工作情况怎样?

  虽然成为单位“甩掉的包袱”,但提起“七矿”,李桂珍仍掩饰不住自豪,“原子弹爆炸我们是作了贡献的!”她总喜欢对外人这么说。此次女儿回老家采访三线建设的事,她跑前跑后帮忙联系老同事,带女儿去退休人员安置点,让那些老人讲讲“采掘队大干多少天”的辉煌记忆。

  魏华伟:刚开始着手,没有任何成绩。现在在向村干部们学习,他们的很多工作方法很管用。

  蒋易澄最初并没有注意到母亲有些反常的举动。对她来说,母亲只是自己众多采访对象中的一个。但母亲在聚会中不同于平时的表现,让她开始好奇,为什么在家里有点敏感、一度不爱与外界接触的母亲,重回“七矿”后那么开心、健谈?她在那里到底经历过什么样的时光,离开矿山后又遭遇过什么打击?

  郑州晚报:你个人的作用在哪里呢?上学时学的专业有用吗?

  尽管和母亲朝夕相处25年,但这些问题她并不太了解。

  魏华伟:专业是法律,可以运用于新农村的法制建设。坦白地说,现在我只是一个书呆子,仅能从理论上提供一些帮助吧。我不想说任何高调的话,只想踏踏实实干好应做的每一件事。

  回到学校后,蒋易澄去导师的办公室里汇报论文进展。聊天时,她无意中提到母亲下岗后争取权益以及出去打工后心理上的变化。坐在对面的导师听了眼睛一亮:“这反映了人的自我认知的发展。”导师推荐她回去读读美国学者乔治·米德的《心灵、自我与社会》这本书。

  郑州晚报:那你的梦想呢?要改变这个村庄吗?

  “人的心灵和自我完全是社会的产物。”书里有这样的论断。

  魏华伟:每个人来到农村当村官,想必都有这个梦想,我也不否认。但从现在开始,每一步,我只想尽力完成眼前的每一件实事。

  蒋易澄开始重新审视这个最熟悉的采访对象。“母亲是一个柔弱的个体,大千世界中一颗毫不起眼的微粒,但为什么此刻看她竟觉得她如此强大?如果时代洪流总是将人左右,让人无奈,但人也是可以反抗、适应和改变的。”她在论文中写道。

  郑州晚报:这是你仕途的开始吗?

  这个年轻姑娘意识到,自己本来要探寻的“七矿”发展、变迁历程,其实早就与母亲的命运交织在一起。但蒋易澄并没有告诉母亲,自己论文中的主角已经换成了她。

  魏华伟:我不这样认为,甚至心里压根儿就没有往仕途这方面想,没有这个概念。我只是觉得,这里是最锻炼自己的地方。

  那下觉得“啊嘛太幸福了”,后来才知道生活不是这样的

  郑州晚报:你觉得我还会问你什么问题?

  下岗后李桂珍一直四处打工,她开过餐馆,卖过杂货,给别人织过毛衣,当过清洁工。一天忙完,只有在回忆时才能成为往事的女主角——

  魏华伟:就算你问我对现在这个村子各方面的看法,对以后的建设和发展有什么建议,准备怎样改变这个村子,实话说,我无法回答,当然也许你也不会问。我一些同学有在报社做记者的,他们说要来采访我,都被我拒绝了。我想,等我工作一段时间吧,那时我才会有更多的感受可以谈。
晚报记者 牛亚皓 文/图

  那是李桂珍最舒心的一段时光。20岁接父亲的班,在中央直属企业里当播音员,挣得比地方上多,穿得也时髦:下面一条紧身氨纶裤,上面是鸭蛋绿的长款西服,头发高高地盘起来,“还是挺好看的”。

上一页 1 2 下一页

  厂里的年轻小伙子开始行动了。那个年代追女孩的方式还算朴素,有忙着给她占座的,有抢着帮她抬水泥的,还有把存折拿给她看的,但他们最后都输给蒋易澄的奶奶。奶奶每天早上守在自家窗口前等着李桂珍经过,招呼她进屋吃早点。不知道吃了多少碗有荷包蛋的面条后,这个厂子里众人瞩目的姑娘成了她的儿媳妇。

    更多信息请访问:新浪考研频道
考研论坛
考研博客圈

  李桂珍说自己和蒋易澄的爸爸一见钟情。相亲时,他打扮得像个牛仔,跟厂里那些下井工人很不一样。他是驾驶员,开了辆天蓝色的汽车,斯洛伐克进口,据说全云南只有10辆,经常带着李桂珍出去兜风。

  特别说明:由于各方面情况的不断调整与变化,新浪网所提供的所有考试信息仅供参考,敬请考生以权威部门公布的正式信息为准。

  “那下觉得‘啊嘛太幸福了’,后来才知道生活不是这样的。”李桂珍苦笑着说。

  改变首先是从蒋易澄出生后开始的。广播室“一个钉子一个眼”,播音时间是固定的,迟到一分钟,全矿都知道了。李桂珍只能给领导打报告,离开广播室,去办公室当打字员。到女儿3岁,该送幼儿园了,可矿区的老师怕铀辐射,走得没剩下几个。没办法,李桂珍办了停薪留职,陪女儿去市里上幼儿园。那时她才26岁。

  家里少了一个人的收入,顿时有些捉襟见肘。年轻的李桂珍也不习惯当闲人,她在公园旁租了间房子开饭馆,铺面不大,只有五六张桌子,独创的清蒸鸽子这道菜在当地颇受欢迎。可好几次中午忙完生意,回头一看,女儿不见了。

  李桂珍“像疯人一样”冲出饭馆满世界找。她问路旁卖冰激凌的:“大妈你有没有看见我家姑娘?”问街边卖烧烤的:“大姐,有没有看见我姑娘?”谁也没看见。正哭得稀里哗啦,饭馆里的小工追出来:“老板娘老板娘,孩子在被子后面睡着了。”

  担心孩子有一天真会丢,李桂珍把饭馆关了。

  “得到这样就必须放弃那样。”20多年后,李桂珍说得轻描淡写。她刚在厨房里忙乎完,做的是黄焖鸡,曾经的招牌菜之一,鸡肉又嫩又入味。如果饭馆继续开下去,她应该是个好厨师。

  “女人嘛。”她用这3个字结束感慨。可有一件事是真后悔了,女儿7个月大时她参加成人高考[微博],录取通知书来了,可孩子吃着奶,丈夫又老出差,考虑几天,她最终没有去学校报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