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一名人民公仆的五个提问,雷政富案

图片 9

推迟时间,股市收盘再开会;简短陈述,“领导也要看大盘”;不敢送礼,干脆推荐好股票……近日,有媒体做了项调查,发现在党政机关里,上班时的“低头族”中,不少在炒股。但很多地方对于公职人员上班时间炒股,抓得很严。在四川泸州、浙江金华、湖南衡阳、安徽桐城、海南海口等地,都有公职人员因为上班炒股而被处分。(9月28日澎湃新闻网)

图片 1
在此案中被色诱或敲诈的“受害人”55人,涉案金额达250多万元

图片 2▲1995年夏,尕布龙在西宁市南山脚下留影的资料照片。图片 3▲20世纪80年代末,尕布龙(左)在海东地区(今海东市)基层调研时与乡亲交谈的资料照片。图片 4▲这是尕布龙故居的卧室中他睡过的木床(9月18日摄)图片 5这是20世纪60年代尕布龙在黄南藏族自治州河南县工作的资料照片。图片 6这是20世纪60年代尕布龙在黄南藏族自治州河南县工作的资料照片。图片 7这是20世纪60年代尕布龙在黄南藏族自治州河南县工作的资料照片。图片 81984年9月,青海省河南蒙古族自治县群众向尕布龙敬献哈达的资料照片。图片 99月18日,尕布龙的女儿召果力将父亲穿过30多年的皮袍拿到院里晾晒。

在这个全民炒股的时代,中央颁布的《廉政准则》对党员干部炒股作出了严格的规定。虽然允许公务人员可以买卖股票和进行其他证券投资。但仍然有严格限制。比如:不准利用职权、职务上的影响或者采取其他不正当手段,索取或者强行买卖股票;不准买卖直接业务管辖范围内的上市公司的股票;不准利用工作时间、办公设施买卖股票等等。官员手中大大小小都有些权力,一些人可能会通过各种方式对官员进行利诱,以换取官员手中的权力。近年来,一些公司给官员送股票、股份,官员利用职权挪用公款炒股的案件时有发生。

一家之言

“有的人死了,他还活着。”

特别是在这一轮的股市行情中,不时爆出各种“股神”与“股痴”。许多机关公务员[微博]上班也心在曹营心在汉,经不住红绿跳动的数字、上下波动的曲线的诱惑,时不时的在工作间隙看个盘、挂个单,使“上班时间不能炒股”的规定被架空。公职人员上班炒股,被视为“公开的秘密”。从而使一些公务员在岗不在状态,吃的是公家饭操的却是个人股票的心。都说股市有风险,入市需谨慎。公职人员炒股,对工作的影响不容小觑。赢了,越炒越上瘾,越炒越来劲,哪还有心思用在工作上。赔了,就会想着赚回来,如果赔大了,可能还会通过贪污受贿等把本“捞回来”。因此,公务员上班炒股危害极大。不制止这种行为,任其发展,那将使机关工作无法开展。

如果什么都靠自觉,铁打的官员也难免有双脚发软的时候。这桩案件,说明了一旦发现相关违法、腐败线索,必须一查到底、不留死角的重要性。

——诗人臧克家曾这样赞颂“俯下身子给人民当牛马”的人,尕布龙就是这样一个人。

一些公务员一边捧着“金饭碗”,拿着丰厚的工资奖金福利,一边在上班时间炒着小股,这个小日子过得是何等的滋润。他们的小日子过滋润了,却工作效率低下,使百姓对公务人员的观感不良,政府的形象受损。因此,全国多地处查处一大批上班炒股的公务人员,是非常及时的。“想发财别做官”,这些公务人员被炒股被查处,这应该让那些身在办公室心在股市上的公务人员警醒,想炒股就别当官,想当官就别想利用上班时间炒股。要么在体制内好好当好公务员,要么就辞职去更具挑战的领域经营出彩人生,其他别无选择。

备受关注的湖南“衡阳雷政富案”,近日不公开庭审。据《新京报》最新报道,在此案中被色诱或敲诈的“受害人”55人,涉案金额达250多万元,涉及湖南、湖北、江苏、浙江多地,“大部分是官员”。如此多官员卷入其中,颇让人震惊。

这位“牧民省长”已去世近四年,五百多万青海人不仅没有淡忘他,反而在岁月磨砺中怀念得愈发浓烈。随着媒体报道,他的名字传扬得越来越广,像焦裕禄、孔繁森、杨善洲一样,成为领导干部的又一楷模。

说起来,嫌疑人团伙作案的技术含量其实并不高,无非是打电话或发短信色诱官员,偷拍发生性关系的视频,对当事人进行敲诈。结果却有那么多官员轻
易上当,这恐怕不能怪“敌人”太强大,而要怪自己意志不坚强。苍蝇不叮无缝的蛋。有些官员“空门大开”,还没等“敌人”强攻,已经主动上钩,自投罗网。也
不能说这些官员胆子太小,一被色诱、恐吓就纷纷“缴枪”。头上乌纱帽和破财消灾比起来,后者大概已不在其考虑之内。再说,大好前程没了,要钱有何用?

手握重权,不谋私利;身居高位,心系百姓——尕布龙是一面镜子,对照他,每个党员干部都能量出自己的高下长短。

不过,那么多官员掉进陷阱,也和一个情节直接相关。那是在2011年的时候,湖南常宁市警方抓获了该团伙若干成员,从相关不雅视频查明,此案涉
及其他官员。但当地警方既没有深挖真相,也没有将有关情况通报纪委部门,甚至在相关当事人说情、行贿的情况下,销毁相关视频。最后,这个团伙仅3名人员被
判缓刑,其他成员安然无恙。从直接后果看,这造成该团伙后来变本加厉,扩大其作案范围和对象,导致卷入其中的官员像滚雪球一样越来越多。

讲述、回味、深思,在人们对尕布龙的纪念中,一种克己为民的公仆精神正在传承弘扬。

涉事官员固然没能抵制住诱惑,但这也表明,有关部门在打击违法犯罪行为和反腐倡廉上,存在一定漏洞。官员一旦出事,倘若用权力或金钱能够摆平,
这难免令其心怀侥幸。所谓不敢腐、不能腐、不想腐,包含了主客观层面,即通过加强作风建设、制度反腐,让官员在主观上不想、不能也不敢腐。如果什么都靠自
觉,铁打的官员也难免有双脚发软的时候。这桩案件,说明了一旦发现相关违法、腐败线索,必须一查到底、不留死角的重要性。

【提问一】人们什么时候想起尕布龙?

□魏英杰(媒体人)

看到那件旧皮袍,金魁想起上世纪80年代随尕布龙一起放羊的日子。

时任青海省副省长尕布龙每次春节回海晏县老家,都会让终年劳碌的牧民安心去过年,自己带几个干部替群众放羊,“牧民省长”由此得名。

那时任村会计的金魁说,放羊时尕布龙就穿这件皮袍,像大家一样揣两个苹果,从日出到天黑,一放就是一整天。

这件皮袍尕布龙穿过30多年,上面大大小小打了8个补丁。而他替老百姓放羊,从当县委书记时就开始了。

工作人员郭多回忆,1965年冬天,时任青海省河南蒙古族自治县委书记尕布龙带他下乡,发现宁木特公社的放羊老汉格罗干粮吃光了,牧场离家有20里路。尕布龙决定,自己和郭多看守羊群,让老汉回去拿吃的。

“我俩就在露天地里蹲了一宿,没进帐房,尕书记怕有狼来吃羊。”67岁的郭多还记得,那是个滴水成冰的寒夜,星月满天,遍洒银辉的草原寂寥无边。

看到南北两山的绿树,西宁市民想起尕布龙。

从省人大[微博]常委会副主任位置上退休后,尕布龙又担任西宁南北两山绿化指挥部常务副总指挥,苦干18年,把濯濯童山变成了丛丛绿荫,相当于送给西宁市民每人104平方米森林。

一条蓝褂、一顶草帽、一双胶鞋、一把铁锹——他那身打扮,深深印在当地人心里。参加种树的很多农民工不清楚他的身份,还以为是食堂的大师傅。一天,他肺气肿急性发作,昏倒在山坡上,周围同事扑上去,有喊“尕主任”的,有喊“尕省长”的,农民工们才知道这个每天跟大伙一起干活、一锅吃饭的老头是个大官。许多人站在边上流下了眼泪……

看到“八项规定”以来公款大吃大喝明显减少,人们会想起尕布龙。

他生前就把公款吃请看成影响党风民心的大事,每遇接待超标,就夺人家酒瓶,命令撤菜,从不给人留面子。

一次他去湟源调研,回县招待所吃饭,撞见县里正在接待另一位领导,酒菜摆了一桌。人家招呼他一起,他笑说“你们吃”,随手取了只碗,从窗口买些饭菜,就蹲在酒桌附近的墙角吃起来。餐厅里一片尴尬,没人敢动筷子,只好一声不吭地等着他吃完离开……

看到一些人的遗产时,很多人会想起尕布龙。

他当了几十年高级领导干部,在省城连个房子也没置下。在老家盖过一个四合院,还把一半让给村里作医疗室。去世时,他只留下8万元存款,借住的一套房子里,墙皮脱落的地方用报纸糊着,断过腿的木板床、用了十多年的18英寸老彩电、门都快掉了的旧衣柜赫然在目,寒酸得像个贫困户。

不是没有诱惑。他主抓农牧业时,青海支农资金每年上千万元,如何使用,他当然有决定权。找他“批条子”的人络绎不绝。无论什么诱惑,他统统拒之门外……

正因为这看得见和看不见的一切,尕布龙去世三年后,数千市民不约而同把票投给原本不在候选名单之内的他,让他高票当选“影响青海历史人物”。

【提问二】尕布龙是否不近人情?

尕布龙得罪过不少人。

他上车,下属给他关车门反被训斥:“给我关车门干什么?我连个车门都不会关,还能当副省长?你们能不能把心思用到实事上?”

他给人的印象似乎就是“黑脸包公”——坚持原则、不近人情。可是,每次选举他都获得高票,经常是全票,不喜欢他的人也打心眼里赞成他。

为什么?

一个“挤眼睛”的故事广为流传:尕布龙下乡,看见两个乡干部互相挤眼睛,一问得知,他们宰了只羊要招待他。他当场拒绝:“这样挤眼睛,一年要挤掉多少只羊哩?”

通过询问当事人,记者了解到这个故事的完整版本——

1985年夏天一个周日清晨,尕布龙去西宁市大通县桦林乡调研,那是个国家级贫困乡。一进乡政府,书记、乡长迎出来,酒气熏天,一看就是刚喝了个通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