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谢学生和家长,全国五星金牌留学顾问佘娇

图片 2

2012年11月10日,由教育[微博]主办的“2012第三届五星金牌留学[微博]顾问及团队评选”活动总决赛暨颁奖盛典在北京辽宁大厦举行。与第一届、第二届五星金牌留学顾问评选相比,第三届评选活动全国共有超过200家知名留学机构、近2000位顾问参与角逐。本次评选以网友调查为基础,经过
9个月的激烈角逐,历经七大赛区、二十余城市海选,通过网友暗访和微博展示等环节,最终,20位选手在总决赛中脱颖而出问鼎“全国五星金牌留学顾问”,6位留学总监获得“全国五星金牌留学总监”殊荣。同时,总决赛还为82位七大赛区“地区金牌五星顾问”和36个“地区金牌留学团队”进行了颁奖。总决赛现场
发布教育重磅产品——留学机构库。活动全程微博直播,顾问、机构、网友全方位互动,以“五星金牌留学顾问”为关键词发出的微博已超过100
万。以下为全国五星金牌留学顾问获得者杨洁获奖感言:

2012年11月10日,由教育[微博]主办的“2012第三届五星金牌留学[微博]顾问及团队评选”活动总决赛暨颁奖盛典在北京辽宁大厦举行。与第一
届、第二届五星金牌留学顾问评选相比,第三届评选活动全国共有超过200家知名留学机构、近2000位顾问参与角逐。本次评选以网友调查为基础,经过
9个月的激烈角逐,历经七大赛区、二十余城市海选,通过网友暗访和微博展示等环节,最终,20位选手在总决赛中脱颖而出问鼎“全国五星金牌留学顾问”,6
位留学总监获得“全国五星金牌留学总监”殊荣。同时,总决赛还为82位七大赛区“地区金牌五星顾问”和36个“地区金牌留学团队”进行了颁奖。总决赛现场
发布教育重磅产品——留学机构库。活动全程微博直播,顾问、机构、网友全方位互动,以“五星金牌留学顾问”为关键词发出的微博已超过100
万。以下为全国五星金牌留学顾问获得者佘娇获奖感言:

对这一陈述,陈大及其父母在法庭上表示,当时民警问他们书包有没有动过,两人才说有,而实际上书包并没有动过,即使动过也不一定会撞倒伍老太。

图片 1全国五星金牌留学顾问获得者杨洁获奖感言

图片 2全国五星金牌留学顾问获得者佘娇发表获奖感言

法院指出,没有证据或者证据不足以证明当事人的事实主张的,由负有举证责任的当事人承担不利后果。伍老太未能提供优势证据以证实陈大、陈二是致其受伤的侵权人,其要求承担侵权赔偿责任及道歉的依据不足,法院不支持,判决驳回伍老太的全部诉讼请求。

大家好,我是2012五星金牌留学顾问获奖者林杰,我来自施强,在这里非常高兴拿到这个奖项,首先要感谢我们施强国际,因为有这样的平台,让我在留学行业从事一干就是六年。第二我想感谢一下我的学生跟家长[微博],因为有你们的信任,让我对留学行业永远有激情,学生从学生到朋友,因为有你们非常有成就感。第三想感谢下,因为有这样的平台,让默默无闻站在第一线的顾问们能够为全国的所有学生和家长所熟悉,谢谢!

大家好,我是2012年网全国五星金牌顾问佘娇,我来自施强国际杭州分公司,非常高兴网能够有这样的平台,给我们留学顾问做这样的展示,也和各位同行有交流,也很感谢施强国际一路以来带给我的职场上的帮助,我一直秉持着施强国际用心做人,用心做事的工作态度,我认为一个优秀的五星金牌顾问必须有两个价值,第一个他能帮助他人实现梦想,提升他们的价值,还有一点是在这样一个好的平台上,要努力学习,提升自己的价值,自信、强势并且拥有一个好的专业态度,通过实现他人的梦想来提升自己才是真正的职业方向的选择。我愿意在留学行业继续下去,我是佘娇,加油!

不过伍老太也确认,三方有没有发生碰撞,监控录像的确看不清。

为了查明事实,法院调取了相关证据,分别是:伍老太、陈大于2014年4月1日分别做的询问笔录,陈二于2014年4月4日做的询问笔录,广东省第二中医院诊断报告,以及案发当天事发路段的监控录像。

2014年3月28日15时08分许,年过七旬的伍老太到广州市越秀区登峰小学接孙子放学,在携同孙子途经麓景西下塘新村54、56号对出路段时,她倒地受伤。

事发后,伍老太向广州市越秀区法院起诉陈大、陈二及其监护人。老人提出,她是被两名小学生撞倒的。

陈大及其父母认为,监控录像显示陈大、陈二是缓慢过马路,没有大的动作;伍老太走在两人的后面,而她的孙子跑到了两人前面,伍老太有提速追赶的可能。而
且事发时有很多人过马路,伍老太有可能是其他人撞倒或自己摔倒的。若是己方撞倒的伍老太,孩子的动作会很大;若往后撞倒伍老太,伍老太应是坐在地上,但伍老太是打侧摔倒在地。

伍老太到广州一所小学接孙子放学,过马路时,倒地受伤。途经该处的两名小学生见状扶她起来,其中一名学生还致电家长,家长到场后送老人到医院并垫付相关费用。事后,老人状告两名小学生及其父母索赔。到底是小学生撞倒的老人,还是老人倒地后他们好心去扶?

陈二及其父母则表示,虽然当晚在派出所主持下进行了调解,但他们当时就认为并不存在过错,所以没有达成调解协议。

羊城晚报记者 董柳 实习生 黎瑶